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房产  >  精.设计
新政落地 北京乡村民宿将走出“灰色地带”
发布时间: 2020-06-30 11:38 稿源: 北京商报   编辑:廖鑫太

  北京乡村民宿将告别野蛮生长,迈上合规之路。12月26日,北京市文旅局会同有关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重点解决了乡村民宿经营合法性问题,并弥补了审批监管短板,让曾经因无规可依、证照难办而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乡村民宿可以拿到合法“身份证”。业内专家指出,新意见的出台,不仅给乡村民宿的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更将提升北京乡村民宿的品质,是北京刺激京郊游消费的又一重要举措。

  可拿到合法身份

  新政的出台,让乡村民宿踏上合规之路。《意见》指出,乡村民宿经营者需依法办理“一照、两证、一系统”,即营业执照、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如经营餐饮),安装使用公安机关的信息采集系统,同时落实游客住宿登记等安全管理制度,有效解决了绝大多数乡村民宿面临的住宿经营合法性问题。

  不仅如此,该《意见》还对乡村民宿的经营主体、经营用房、生态环境、公共安全、从业人员、规范经营等有关事项做了明确规定。其中提到,乡村民宿经营主体包括个体工商户、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企业法人,同时鼓励有条件的农户利用自有宅基地和农民房屋经营乡村民宿。在经营规模方面,乡村民宿的单体经营规模为经营用客房数不超过14间(套),建筑面积不超过800平方米。对于乡村民宿的发展规划,该《意见》还指出,到2022年,实现北京市乡村民宿从规模到质量的全面提升,力争在全市推出一批乡村精品民宿。

  “《意见》落地,对于北京乡村民宿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不仅让北京的乡村民宿有了‘合法身份’,还对京郊住宿的品质化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曾历经野蛮生长

  近年来,由于京郊游的走热,北京乡村民宿数量也呈现爆发式增长,但没有规矩难成方圆,业界对于主管部门出台指导监管政策的呼声越来越高。

  北京市文旅局统计数据显示,仅今年“十一”当天,北京郊区民俗游就累计接待游客50.7万人次,营业收入达4381.4万元。而大量的游客也让乡村民宿接待爆棚。有民宿经营者表示,由于京郊游需求不断增加,近年来怀柔、密云、延庆、门头沟等区涌现大批民宿,但经营规模和水平参差不齐。

  上述经营者还表示,有些民宿仅仅是农家乐的升级版,仅有两三间房,有些民宿则大一些,达到十几间房。此外,在床品、卫生等方面,各家所对照的标准也不一样。

  不仅如此,《意见》出台之前,还有乡村民宿投资者对该行业表示出了顾虑。一位不愿具名的民宿投资者就坦言,由于缺乏相应的经营资质,以及对农村土地性质能否做民宿并不了解,因此对于乡村民宿的投资一直感到担忧。此前,有些地方就曾出现过在民宿业发展火热之时被一纸文件叫停的状况。还有一些民宿刚刚开始产生盈利就被关停了,面对种种风险和隐忧,该行业急需相关法律法规作为保障。此次《意见》的出台,也算是给北京乡村民宿投资者释疑解惑。

  此外,房山区文旅局副局长高峰还坦言,此前一些民宿经营者对于土地、环保、消防等方面感到困惑,随着《意见》的出台,这些困惑都有望被解决,以房山为例,接下来还将成立乡村民宿管理小组,进一步整合资源,并出台鼓励办法。

  将出台配套政策

  《意见》出台之后,迈上合规之路的乡村民宿将步入提质阶段。北京旅游学会会长安金明认为,北京现已有众多乡村民宿,此次《意见》除了给新涉足的民宿“立规矩”,更面向存量市场,将对提升品质方面起到积极的作用。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北京13个涉农区共有特色旅游业态710家,精品民宿500余家,星级民俗旅游户5595户,星级民俗旅游村263个,农业观光园1216个,特色旅游村镇100个。而《意见》实施后,未来有关部门将对乡村民宿采取审核的方式,对审核合格的民宿将发放执照。

  不过,新《意见》出台之后也依然有问题尚待解决。业内人士指出,经营住宿行业需要落实游客住宿登记等安全管理制度,同时对于消防安全等方面需要达到准入调整,这就需要公安、消防、工商等联合办公,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细则,未来这些方面都有待补齐。

  张晓军还谈到,在《意见》出台后,下一步关于北京乡村民宿的地方标准也将出台,对民宿发展起到进一步的规范作用。据了解,目前北京已经涌现出古北水镇、乐多港、世园人家、山楂小院、长城公社等一批新兴旅游品牌,在乡村民宿领域,也涌现出了首旅寒舍、唐乡等一批连锁化发展的精品民宿品牌,可见,京郊旅游正在向品质化发展。

  此外,张晓军还建言,对于北京乡村民宿的发展,有关部门应该打出一套组合拳。例如,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发展模式,像一些乡村民宿发展较好的区域,可以总结经验,加以推广,形成首都特有的民宿发展路径。同时,未来还应该完善乡村民宿领域的顶层制度设计。北京商报记者关子辰

稿源:北京商报   编辑:廖鑫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