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房产  >  房产新闻

深圳人居环境整治 破局美丽乡村建设


稿源:南方日报 编辑:柳杨春 发布时间:2018-10-25 15:55      【选择字号:

  乡村振兴深调研

  中国兰州网10月25日消息 “之前这里是零零散散26户泥坯房和一些废弃的牛栏猪舍,到处杂草丛生,脏乱差,可以说是村民要绕着走的地方。”深圳市人居环境委驻汕尾陆丰市八万镇吉水村扶贫工作队队长许茂煜自豪地告诉记者,在政府部门、驻村干部、村民理事会等共同努力下,上述26户村民最终同意拆除泥坯房,并且无偿提供宅基地支持美丽乡村建设。

  如今,村里已建设排污管道建设、7000平方米人工湿地+自然景观湿地、石笼滤坝+景观池塘、废水处理生活垃圾处理设施等一大批村民所想、村民所急的基础设施项目。吉水村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中国要美,农村必须有美!当前我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较为突出的难点是生活垃圾、生活污水、畜禽污染、乱搭乱建等。“三清三拆三整治”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基础性工作。2018年年底前,粤东、粤西、粤北地区60%以上、珠三角地区全部村庄将基本完成“三清三拆三整治”工作。

  时间紧,任务重!拆什么?拆哪里?腾出来的土地怎么处理?经费从何而来?农民主体作用如何发挥?这些都是“三清三拆三整治”工作所必须解决的问题。

  先整治后提升村里越变越好

  “生我养我的山根好棒啊,变化太大了!”清远阳山县下坪村山根自然村外嫁女梁朝雯在回村办事时,看到原先留存在记忆里牛粪遍地的村道变得干净整洁、杂草丛生的荒地变成了健身小广场、破败不堪的泥砖房拆除后改成了菜园子,难抑喜悦之情,特意拍摄了小视频在微信朋友圈传播,为山根村点赞。

  “有一年我带女儿回来过年,女儿玩耍时不小心摔了一跤,结果摔倒在一堆牛粪上,哭着喊着以后再也不来了。”梁朝雯感慨地告诉记者,要带女儿回来亲眼看看妈妈的家乡变化有多大。

  山根村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其实是始于2017年山根村村民理事会换届,理事会成员带领村民自发整治村庄环境。

  “前期工作是不好做,就连老婆也埋怨自己多事。为了做通一个村民无偿拆除废弃泥砖房的思想工作,上门不下十多次。”回想起这一年来的经历,梁福建咧嘴笑了起来,现在村庄环境好了,村民尝到了甜头,积极性特别高。

  在陆丰市河西镇汾河村,开展“三清三拆”时,也遇到较大的阻力。村党支部书记林焕亮介绍,为了营造积极向上、建设家乡的浓厚氛围,村里发出了新农村示范村创建倡议书、张贴标语,营造气氛;通过电话、微信向外出乡贤进行宣传,发动乡贤支持、参与建设新家园;组织村干部和村民理事会成员、村民到新农村示范村建设出色的村庄学习参观,激发创建热情。

  2017年底,汾河村村道及广场建设项目竣工,让不少村民看到了美好家园建设带来的好处。村民理事会成员林向利对村里的变化充满期待:“每次来我们村,看到的都不一样。村里会越变越好。”

  从去年8月启动“三清三拆三整治”工作以来,汕尾市累计拆除危旧房和弃房2.9万间、98万多平方米,乱搭乱建构筑物和非法违规广告6000多处、约16.5万平方米;清理各类建筑材料、杂草杂物、积存垃圾、河塘淤泥等近百万吨等等。如此庞大的工作量,离不开村民的大力支持。

  “从去年开始在全省农村掀起的‘三清三拆三整治’热潮只是我省美丽乡村建设工作的开端”,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陈祖煌认为,我省补齐农村人居环境和基础建设等短板,应当坚持先整治后提升,以示范带动、梯次创建、连线成片、全域推进方式,滚动建设美丽乡村。

  补不补?建什么?谁说了算?

  梅县区松口镇桃宝村村民黄俊家破败的老祖屋,因多年失修,一直闲置被列入了“三清三拆三整治”范围。而黄俊始终不同意拆除。“心里没底,拆掉后这地方还是不是我的?”

  “三清三拆三整治”后土地的权属问题以及补偿问题,这个顾虑并非黄俊一人所有。

  在高州市镇江镇,就有村民针对村里的“三清三拆三整治”工作提出了异议:“你拆我的危房可以,但必须得给我重新建一座新房。”“我的房子没坏,还可以用来放东西或养鸡养鸭,为什么要拆?”

  “三清三拆”原本是涉及乡村公共利益的好事,却在个别村庄成了“村民不乐意、干部不满意”的“硬骨头”。

  一张平面图,12个鲜红的手印,这张“村民出让自家土地的手稿图”贴在罗定市龙湾镇大石村委会长湾村的宣传栏上。平面图所在的位置,如今是一个小广场,竖起了篮球架,还安装了几组健身器械。

  “这片区域原本挤满了泥砖房,许多已经没人住了。去年7月一次性全部拆除。”长湾村新农村建设筹委会理事长肖志勇告诉记者。但是拆除之后,建什么,谁说了算?

  村理事会成员们逐家逐户征求村民意见后,最终决定在拆除后的空地建设健身广场,供村里的老人和孩子休闲健身。

  事实上,在长湾村,清拆工作中也有“硬骨头”要啃。一份“换地协议书”显示,村民肖彩云(化名)愿意将100平方米的旧屋地与肖志勇家约100平方米的田地对换。

  在整个清拆过程中,肖志勇拿出了近1亩的土地与不愿意拆危旧房的村民置换。“如果人人都怕吃亏,那清拆必然进行不下去。”

  肖志勇总结,在村里开展“三清三拆三整治”,找准人也很重要。“推选有威望的老党员、退休干部、老教师来干这事,工作会顺利很多。”

  在阳山县东江村,村民们筹工投劳达700多个工日,先后开展了村中亮化、破旧泥砖屋拆除、公共休闲活动场所土地置换、村中绿化等工作,绿化种植香樟树苗7600多株……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有疑虑有意见很正常。我自己就是农民,肯定理解。凡是不太愿意的,我们绝不勉强,在置换时还会尽量用品质高的土地去换”,东江村村民理事会会长陈晋勋介绍,通过村民理事会反复耐心地做工作,按“拆旧、青苗、人工、让地”的“四不补”原则,村民出让土地达470多平方米。

  在阳山县阳城镇高村的墩背村和龙颈村两个自然村,村民理事会做工作,发动村民自觉腾出土地建设村中公园、体育娱乐等公共设施。

  吃下“定心丸”换取“赞成票”

  “关键是要组织好、发动好群众,让农民参与到其中。”陈祖煌表示,“三清三拆三整治”必须始终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保障农民的合法权益,让农民自己来讨论决定自己的事情,实际上这就是一个自治的过程。

  日前记者再次来到松口镇桃宝村,几乎看不到危旧房以及破败的猪栏、茅厕等,取而代之的是绿化地、正在新建的房屋等。

  在拿到自己签名确认、村民理事会盖章、村民小组组长签名、村委会意见公章等内容,同时附上拆除的四址指界图的土地凭证后,黄俊踏实地同意了拆旧,并在旧址上种上了蔬菜。

  以发放土地凭证的方式,区分处理所拆房屋等的土地权属问题,得到了村民的广泛支持和认可,换来了村民对“三清三拆三整治”工作的“赞成票”。截至4月全区已发放清拆“土证”1266张。

  在怀集县梁村镇镇武村,村里规划建公共基础设施,最头痛的问题便是缺少土地。镇武村把眼光瞄准拆除“空心村”和村边地块。无偿拆除村旧房危房,村民不同意,怎么办?镇武村的解决方案是开具土地凭证来给农民吃下“定心丸”:由村理事会对拟拆除的房屋进行测量,经当事人、驻村镇干部和村干部确认后,向当事人开具登记表,加盖镇城建办和国土所公章后生效。

  “有政府开具的‘凭证’在,还有啥担心的。”现年85岁的村民李德卷如是说。

  在镇武村下辖的水南村,七成需拆除旧屋的村民签署了协议。在下植村,村民表决认为老屋有人员居住,房屋质量较好,不急于拆除。“我们尊重村民代表的决议,对于不急于改造的自然村不强行推进拆除。”理事会负责人表示。